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Waiting for?




有時他會以為自己正在等人,當坐在咖啡館面向街道的單人座思考人生之時。
被觀看什麼的從沒放在心上——即使未必有助於美化市容。
但等到的通常是送上的Earl Grey,或是距離第二次回沖可飲用前的五分鐘。

【難道、永遠無法等到嗎……在何處、同樣也在等待的……】

喀噠。

「啊,謝——」

下意識的道謝(連帶禮貌性的微笑)凝固。
不同色的茶具組置於左側的座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男人。
穿著白大衣卻能毫不在乎地直接在高腳椅坐下,輪廓極深的異國面孔端正剛硬宛如雋刻。
但,最無法讓人別開視線的,是那雙正直直盯著自己的,澄澈深邃的綠眼睛。

「Uh、well、I’m not、um、I mean——」
「不要緊。」只是誤會,我懂。
明明沒多說什麼,卻覺得自己聽懂了對方的畫外音。

「你點了什麼?」
「伯爵,但它還沒來——」
「正好,這壺也是。」那你先吧。
連「他會說國語」都還沒反應過來,青色的杯壺就推至面前。

「呃、這、這不會……我是說……」
看了看對方,再看了看那壺隱隱冒出蒸氣的伯爵茶……
擔心接受這份好意卻過於厚臉皮,他不禁猶疑起來。
然而對方顯然誤解了什麼。

「不用客氣。」

滿滿一杯直接端到眼前。

「啊、啊啊,謝謝……」
明白再拒絕下去便顯得過於矯情,接過茶杯,花京院典明慢慢地喝了下去。


【好像,等到了,也說不定?】


—— 並不討厭啊……這個第一次等到的意外。他想。

评论
热度(4)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