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承花] 當星辰十字軍「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P太太的生賀。順便充實一下lofter XDDDDDDD



=正文開始=



除了遭遇過的少數替身使者──

沙漠內,幾乎是他們為數不多的放鬆時刻。

於是,某次營火旁的閒聊中,不知為何就提到了這個笑話(?)。

 

 

「好~~~那我們每個人輪流講一次!」其他人就負責吐槽!吐槽!

 

……他真的記得『自己總是被吐槽最慘的那一個』嗎?

看看波隆納列夫的興高采烈、壯志凌雲貌,所有人都不忍提醒他。

 

「Oh!Sounds interesting!」

顯而易見地,老爺子產生了興趣──看著那雙星星眼就知道了。

 

「……這樣啊,沒問題。」

咳了聲,即使是摸下巴的深思貌也無法掩藏阿布德爾的笑意。

 

「這樣的話、我也玩吧~」人多才好玩嘛w

花京院笑容可掬之時,波隆納列夫卻一連打了三個超響的噴嚏。

 

最後,眾人的目光,悄悄投向了一直沒表態的承太郎。

被四雙充滿期待的眼睛齊刷刷盯著,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壓低帽沿。

最後,他嘖了聲──嘴角卻微微地彎了。

 

「……呀咧呀咧。」

 

 

「O~kay!那麼、從我先上──開始!」

 

 

※注意:以下為全對話模式※

 

 

「嗯……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那你不用起來了。」

「噗哈哈哈哈你還在作夢吧啊哈哈哈哈哈XDDDDD」

「糟糕、波隆納列夫還沒醒來……!」

「啊啊他一定是做了惡夢吧……我想,給予他一記適當的肘擊──沒成功的話再將那顆頭壓進馬桶裡面浸浸水──應該就會醒了喔。」

「為……為什麼……大、大家都欺負我嗚啊啊啊啊啊啊──~~~」

 

 

 

 

「嗯哼、我啊、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等等等完全無法想像啊哈哈哈哈哈XDDDDDD」

「喂、老爺子、說實話啊。」

「是啊,喬斯達先生,誠實為上。」

「不、大家,不能這麼說,我認為這是非常可能的……如果是30年前的喬斯達先生的話,一定可以──」

「OH MY GOD花京院就連你、連你、也!嗚嗚嗚嗚嗚~~~」

 

 

 

 

「咳咳……每天早上,都──算了我還是說不出口……」

「不要這麼有自知之明啦阿布XDDDD~至少鼓起勇氣把這句講完嘛XDDDDDD」

「哎……30年前的話,應該也是帥哥吧阿布德爾(當然比我差了一點點)……一切都是時間的造化啊~~~」

「怎麼這樣!至少阿布德爾桑具有誠實的品格!」

「……若以自知之明代表帥氣度,阿布德爾會是我們五人之中的優勝者。」

「沒記錯的話,初次見面就直言在下『醜男人』的、不就是你嗎承太郎……」

「……」

 

 

 

 

「……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

「……」

「……」

「噗哈哈哈哈這槽點太多了吧是有多臭屁啦承太郎哇哈哈哈哈~~……等等?怎麼大家都冷掉了?」

「……咳……無法反駁。」

「是啊、即使這麼囂張、卻還是……不愧是my grandson啊嗚嗚嗚嗚嗚──」

「……無、無法反駁……///////」

「等等等等求豆麻袋?花京院、你的臉、怎麼、突然──嗚啊!」

「……呀咧呀咧。」

 

 

 

 

「啊、啊諾……每、每天早上,都、都被自己、帥、帥醒……」

「咿嘻嘻嘻嘻哇哈哈哈哈這哪裡來的嬌羞女子高中生啊哈哈哈──噗啊!」

「花京院……自信缺乏的話、起不來的喔?」

「是啊,你看看連人家波隆納列夫都覺得自己起得來──」

「慢著為什麼中槍的又是我?!承太郎你也說句話吧?!」

「因為你值得。」

「……這個世界未免太黑暗了連自己的夥伴都從背後攻擊好累不會再愛了……」

「──還有,在沒有突發事件的情況下,這傢伙每天都提早半小時起床。」

「……」

「……」

「……」

「……承……承太郎──!!!」

 

 

 

好像,知道了什麼很不得了的事啊……

無一例外遭受「エメラルド‧スプラッシュ!」的眾人一邊架起墨鏡一邊想。

嘛,罪魁禍首看起來很愉快就是了。

 

 

 

 

END。

 

 

註:承承的睡臉才是花花每天提早半小時起床的緣故──

被名副其實地嚇/帥醒的……真是甜蜜的負荷啊XDDDDD



评论
热度(14)
  1. 立月龍立月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橙花双效护眼霜
    偷懶、當個作業吧XDDDDD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