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承花][原作向?]當友誼到了盡頭……

*靈感來源:http://weibo.com/1794021763/AfQ48cqZL

正确应对友走尽的方式试举例……」(→原文引用,一度以此為標題w)

*順便成為蘿蔔(遲到很久)的生賀……蘿蔔我對不起你QWQ


*上圖告訴我們:如何為了自己一句神回覆(huh?)而義無反顧……(掩面)



【正文開始】




 

 

 

 

當友誼到了盡頭──

還會剩下什麼?

又將剩下什麼?

 

 

 

 

「──……」

 

 

腦中一片空白。

 

對花京院而言,

原本只是反射性的──

 

 

『碰』。

 

 

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即便號稱「校內最強」,空条承太郎仍被這一記重重向面門招呼的右鉤拳揍翻在地。

 

左頰紅了一片、嘴角滲了點血──

但明明就使盡全力到指關節都快碎了的地步啊。

 

(果然、很可怕啊……)

(這個存在本身就是外掛的男人──)

 

 

「真狠啊……花京院。」

 

 

差點漏聽了這句。

沒辦法,承太郎聲音太低沉了。

 

然而,最可怕的是──他並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

那甚至是帶著笑意的語氣。

就像是猜到接下來肯定會發生什麼的了然──

 

 

倒在地上,卻猶如俯瞰般,深色寶石綠的雙眼就那樣看著自己。

映於玻璃般澄澈的眼中,那樣手足無措的自己。

 

 

 

 

花京院此刻混亂異常。

不可置信地慌亂,又慌亂到不可置信。

 

因為,除了力氣,對方最被稱道的就是無法想像的速度。

也是因為這點,承太郎才能在高一便以這個優勢出奇不意地打敗當時的『最強』──號稱『夜之帝王』的三年級生,迪奧‧布蘭度──在圍觀者的譁然中,取而代之成為新一代「最強」至今。

 

『如同時間停止一般』。

見識過的都只會這麼形容。

 

(連前任『最強』的攻擊都能失效,更何況是我?)

(難道……)

 

他慌了,真的慌了。

慌到他雙腳打架絆倒自己還撲到「眼睜睜看著自己落下」的對方身上。

 

「……你也想躺地板?」

「誰、誰跟你!」

 

一把揪起對方的領子,對方仍舊淡然。

(不、不對、我不是要講這個!)

 

「我……你……」

 

琥珀色的眼眸對上一瞬也不瞬的寶石綠。

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動搖。

 

(其實一開始就能閃過的、對吧──在我那一拳過去的時候?)

(但,你卻、一開始、就決定接下這一擊……)

(就為了、就為了一段即將結束的──)

 

形象什麼的都顧不得了。

應該說,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不在乎形象。

改為雙膝分開雙腿跨坐於對方身上雙手提起領子的姿勢,他深吸一口氣。

 

 

 

「對於你最初的發言──我拒絕!」

 

 

 

對著才被自己打了一拳的承太郎,花京院義無反顧的親了上去。

 

 

 

 

 

 

 

「我們別當朋友了。」

承太郎如是說──

 

這就是上述事件的開端。

 

但──

 

『成為我的人吧,花京院。』

則是花京院不給他時間說出口的下半句。

 

 

 

 

「喂、輕點。」

「不要。」

「……還生氣啊……痛!」

「『來吧,懲罰的時間到了,BABY』──唉呀,禍從口出啊,承太郎。」

UNDERSTAND?

 

鬧彆扭歸鬧彆扭,欺負歸欺負,但對著臉上貼著冷敷貼片還有被藥水刺得皺眉的承太郎……

花京院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呀咧呀咧……」

 

說是這麼說,掏出菸的承太郎也淡淡地笑了。

(早知道能被這麼悉心照顧……多挨個幾拳都無所謂啊打賊。)

 

 

因此,即使下一秒菸就被花京院沒收──

他反而更加心滿意足。

 

 

 

 

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吧。

 

 

當這份友情走到盡頭──

還會剩下什麼?

又將剩下什麼?

 

 

或許,就剩下「心中門扉被敲響的那一刻」了吧──

被隨時可能降臨的愛情。

 

 

 

 

 

 

END。


後記:1127字GET!


评论
热度(9)
  1. 立月龍立月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橙花双效护眼霜
    耶依!!!!!第一次交作業!!!!!!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