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我該走了。//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承花]Insomnia[Kono生賀]

有點想一文多發還是算了...就充實一下空空的lofter吧QWQ




[Title:Insomnia]

[Subtitle:論如何應付看見第三部動畫化消息的另一半]

 

 

 

承太郎覺得自己正站在崩潰的邊緣。

在他被迫loop了花京院至少三分鐘的尖叫,及──

 

「啊啊啊啊啊會動的何莉桑喬斯達桑阿布德爾桑伊奇跟波隆納列夫啊哈哈哈哈哈哈嘶哈嘶哈嘶咿嘻嘻嘻嘻嘻嘻咧囉咧囉咧囉咧囉──」

 

上述魔音穿腦的情況下。

 

 

 

……真是夠了。

 

再放任下去,某人就可以直接stay behind the bars了。

一想起以前自願進去的經驗……

 

可惡。

無法坐視不管。

 

「……花京院。」

「扭齁齁齁齁齁齁齁──什麼事?」

 

往好處想,至少不用放棄治療。

對於一秒切換至理智狀態的某人,他無法慶幸更多。

 

「現在幾點……」

「……等等、三點半?!喔我的天啊真的很抱歉──但承太郎,你一定得知道!我們、我們在埃及那五十天的精彩冒險,繼荒木老師漫畫化二十年之後──」

 

「要動畫化了。」三分鐘前就聽你叫過了。

他揉著眉心。

 

所以?

 

「可以看見當年生氣蓬勃意氣飛揚的十七歲的我們‧in電視!天啊這真是太幸福了雖然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但一想到可以看見以前的大家(跟何莉桑)就開、心啊啊啊啊啊啊──」

 

……更正,不是『一秒切換至理智狀態』,是『理智狀態效果只有一秒』。

 

但,比起這點……

承太郎的眼神陰黯下來。

 

「……漫畫中,你沒存活。」

「沒關係!至少那時我死得有價值!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非常壯烈……不過,『自己的冒險經歷被動畫化還要放給大家看』什麼的、總覺得很了不得……啊啊啊一想到這點就好害羞現在根本睡不著了啊啊啊啊啊──」

 

 

……我都比他關心他自己啊。

……真難搞。

 

 

看著只顧著在螢幕前抱頭害羞(?)的那一位仍然迷妹狀……

再看看內心OS甚多的自己……

 

他笑了。

 

一種「既然對方沒想這麼多那就毫無後顧之憂地制裁下去吧」的危險笑容。

 

 

 

「『睡不著了』、是吧……呵。」

GOOD。

 

 

(就在等這句。)

 

 

下一秒──噢不,總計是停格的五秒──某人被強大外掛輕輕鬆鬆甩至床上。

時停解除的那刻,龐大壯實的黑影早已覆於其上。

 

這只是一切杯具的開端──如果你身為「正被壓在身高195體重82kg的前不良現海洋學博士空条承太郎先生身下」的倒楣男子──名字還正好叫做花京院典明的那位的話。

 

 

「既然睡不著……」

越波瀾不驚,越暗潮洶湧。

 

「乾脆別睡了。」

放心,有我在,絕‧不‧給‧睡‧DA☆ZE。

 

 

UNDERSTAND,NORIAKI?

 

 

「等、等等、一、一定要唔唔唔唔唔──」

 

 

YES、YES、YES!

──他沒說出口。

 

行動往往勝過言語。

就像是所有的抗議與反對皆扼殺於不擅表達愛語的雙唇,

而所有的底線與抵抗都在高溫摩擦中融化。

 

一如以往。

 

 

 

「去、你、的、你、又、這樣……啊!」

「但你喜歡。」

「我才──?!嗚…──!」

 

 

 

 

 

 

Like Insomnia, ah ah ah─

Like Insomnia, ah ah ah─

Ah ah…

 

 

 

 

 

 

END。

 

 

 

 

 

 

 


评论
热度(7)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