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自我感覺良好(根本不)文藝(也不夠)裝逼用。

※與其說復健不如說是現代詩還是很古早的那一種(掩面奔)

※寫個東西都想押韻也是蠻拚的((((((



──空椅不見人,但聞琵琶響。




舞台燈亮,掌聲響起。

紅髮的男子,佇立燈光裡。

半晌方坐,左腳翹起。
面向觀眾的側顏,瀏海半掩,一同隱去深沉的眼底。


似水底蘊,流淌若逝水。

左手就指板,右手玉蔥起。


就看那琵琶,那琵琶,靜靜被撥動。
聽那琵琶,那琵琶,靜靜被觸動。

一根根撥動,一根根的弦;
一根根撥動,一根根心弦。

每一聲,每一響,
每一生,每一想──

如絲如線,如慕如怨,心語萬千,繾綣纏綿。


琵琶不予,琵琶不與,琵琶未曾語。

一切話語,寄託風聲裡;
一切思念,纏繞絲弦裡;
一切心聲,埋藏音律裡。


幽怨的笛呀,何必再想起?
何必再哀婉地、哀婉地、響起?


輓曲至終,淚落心底。

逝者如斯、莫提、莫再提!


語罷,曲歇。
諸番泣語入腹裡。




憂傷,未曾顯得如此美麗。






──非兒訴情癡,聲聲入心臟。






END(?)


评论
热度(1)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