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Louder than words [啊18注意!] [超短篇]

[前言]

※被這條WB萌得死去活來的產物。
不過有點脫離原WB的意思了其實(ノД`):::

※總算回歸承花……但還是一併喜歡著其他CP的會不會太花心(;w;)
正所謂一生推的CP一卡車(X)

※收下我盡力燉出的肉吧……!雖然只能燉成這樣。・゚・(ノД`)・゚・。

 

 

 

[正文開始]

 

 

 

馬的。
承太郎那混帳王八蛋明明知道還────!

無可救藥的、自喉嚨溢出的嗚咽夾雜在喘息裡,
像貓咪含了滿口浸潤在蜂蜜裡的奶油(還摻了很多很多糖)。

連呼出的鼻息都帶著甜意。

──把持不住,控制無能。

除此之外,臀部遭受猛力撞擊的巨大聲響、較自己更為粗重的熾熱吐息,種種害羞的聲音於耳膜至腦神經間來回震盪,連帶導致意識發昏腰部發軟雙腿發抖全身發熱等隸屬「戀愛症候群」的具體發作症狀。

「花、京院……我……我………………!」

──別、別說、什麼都別說!再加上那三個字的話、心、心臟會────!

面孔轉向承太郎所在的後方,試著傳達自己的抗拒,卻連對方的表情也看不見──生理性溢出的淚水混濁了焦點、更模糊了視野。即便放過直到剛剛都還緊緊咬住的下唇,卻忽略了『被生理愉悅感麻痺的舌尖完全無法照想法行動』這回事──除了增加「音效」種類以及擴大音量以外。

「~~~呃!」

──不過,某方面而言,還是成功……了?

畢竟蟄伏體內瞬間脹大的凶器不會說謊。

呼吸一滯的瞬間,掐住腰部的厚實大掌一緊、硬生生將不斷頂向前方的軀幹往後拉回──直到距離近得足以咬上雙唇。

撥開貼上臉的汗濕瀏海時,對方的動作略顯粗暴──

──因為毫無餘裕了吧。

迎上更為粗暴狂亂的濃厚親吻之時,他知道。
當然,他們都知道。

──所以,別說了……

反手緊緊抱住同時帶給自己痛苦與快樂的男人,
鬆口後,開始毫無顧忌地放縱起越趨高昂的音調。
直到共同迎向最後最高昂的浪潮。

──你想說的,我早就知道了。
(因為,我也一樣……)

 

 

──至於『喜歡』也好,『結婚』也好……

──比起容易成為空頭支票的誓言…………

──給我先做再說。

 

 


END。



[後記]

經常END得不明所以、求放過(頂鍋蓋逃跑)

好久沒寫承花,猛一回頭好多坑……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就啊啊啊啊啊(抱頭)

總之雖然產出銳減、還是希望大家喜歡(掩面)


评论(8)
热度(29)
  1. KAKYO立月龍 转载了此文字
    立月龍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