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Forever Yours



=WARNING=


* 充當雙十一賀文……(其實以本篇內容而言作為母親節賀文更恰當【X】

* 希望沒有太跳tone太OOC的突發……

* 情緒潰堤完趁機抒發身為一介母控的感想(等等)

* 成功打屌結束平安返國的生存院。

* 搭配BGM食用,風味更佳。

* 以上都可以的話!



=正文開始=


You have changed my life, shown me new worlds

Gave me joy, in my heart from within you've made your star

So I dedicate my song to you, know these words

Come right out, of my soul, they're forever...



「我對老媽並不好。」


空條承太郎如是說。

當花京院典明靜靜地待在他的臂彎之時。


激戰後的大汗淋漓沒能沖刷掉那縈繞不去的甜蜜香氣。

來自當晚,交往一周年的慶祝禮物中,一瓶清澈的液體。

來自承太郎。


「『Hydrosol』……『Neroli』?」

偏頭讀完標籤,在手腕上試噴了下──隨後緩緩睜圓了眼。


好香……!

像是將芬芳馥郁、柑橘類花朵盛開的果園悉數融化,調和於濃稠甘醇的蜂蜜之中。

如此豐富、豐沛而豐盈,如此令人心曠神怡。

不過,這樣甜美的氣味,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Neroli,橙花,通常是苦橙的花瓣。Hydrosol,純露,是提煉精油的過程中,水蒸氣凝結所得到的產物。原料來自埃及,百分之百有機,比起人工香精,直接使用……。」


對方如電子字典般講解的嚴肅認真換來對方一聲忍俊不住的噗哧:「天啊我第一次發現你可以去購物頻道代言推銷──【空條承太郎誠摯推薦、有機無負擔!】之類的──等等別撓我啊停下停下哈哈哈哈哈哈!…………總,總之,謝,謝了……」


總算致謝完畢(附帶可疑紅暈),

花京院卻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比起一般男性的偏好,這香味太柔和也太濃郁了一點……

因為『太常用櫻桃口味的產物』了嗎?

想換新口味試試看?

而且,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並不是對承太郎挑禮物品味的質疑,而是:這明顯地跟花京院平日的喜好不太一樣。


……也就是說,承太郎這回送的禮物,不是根據平時的需求,而是……?


想法在下一句話得到了證實。


「聽說你最近壓力比較大,老媽推薦這款,她自己也──」

「原來如此!原來是荷莉女士香水的味道──!」等等這樣好像有點害羞?但、這種害羞中又帶著點幸福的感覺──嗚啊啊我真是個罪惡的──……


「慢著承承承承太郎你幹嘛?!」


打斷思緒的不只是猛然釋出瞬間薰染整室的香氣,

連同染上甜香、遭涼意受襲的胸口。


純露被承太郎毫不吝惜地倒在手上,一副『不抹遍全身絕不住手』的姿態。


「幹你。」

「……都老梗了換點別的──等等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擅自──嗚?!」



話語就此中斷。

然後?

除了大戰三百回外還有什麼然後?




直到狂風暴雨後,寧靜的此刻。

以及一開頭,承太郎突然冒出的那句。


「……怎麼突然提到這個?」


懶洋洋地問著,花京院略為艱難地轉身面向承太郎,

鼻尖在他下巴上蹭了蹭,撒嬌兼安撫。


承太郎只是將高挺的鼻樑埋入紅艷細軟的髮絲之中,深深地嗅聞了一口。


「氣味吧,或許……」


在髮間傳出的答覆顯得悶悶不樂,

像是從195的成年大個子,

變回只在照片上看過的那個小孩:

賭氣、難過、撒嬌、任性、卻純真如天使的可愛模樣。


「……像小時候聞過的味道?」

以疑惑句偽裝的肯定句。

「從荷莉桑身上?」


他沒說話。


「……傻瓜。」

(長那麼大,內心卻始終躲著那個依戀母親的孩子……真的不是戀母情結嗎這傢伙。)


勉強抬起了手臂才能『啪』地往那顆頑固的腦袋巴下去──當然沒使出全力(也被前面的激戰磨得使不出力……)。

捧住那張英俊帥氣依舊的臉龐,強迫彼此面面相覷。

他無比認真──也同等真摯──地,深深看進那雙寶石色的雙眼。


「別這麼認定。絕對不要。

「想想『為何要打敗DIO』的原因吧?

「別為過去那個不懂事的自己愧疚懊悔了。

「畢竟你並非執著於過去卻無法向未來邁步的人。

「除去那些不懂事的經歷,也不會有現在這個『自經驗學習後懂得更多』的承太郎了。」


「其次,身為母親,以荷莉桑的細心,不可能不了解你的心思──至少知道自己兒子為了什麼煩惱。

「從小看到大荷莉桑知道你真正善良的那一面,以及『不得不以其他方式隱藏』的苦衷。

「而她所做的,是在『了解問題發生原因』後,諒解你不成熟的表現並引導至正途。

「她信任你,知道你並非誤入歧途……除了『礙於刻板印象』這點。

「所以她才會對你撒嬌。因為你當時不能──也不願破壞形象w


「不過,法律沒規定年滿二十後就不準撒嬌或鬧彆扭……又不是長大就不能做。」

鐵漢柔情嘛……一直鐵錚錚的男子漢也很辛苦吧。


「至於結論嘛,就是……」


雙手自一臉『被說中了』驚愕狀的承太郎放開之後,

張開雙手紮紮實實地將對方擁入懷中。


「接受過去不成熟的自己、相信母親永遠會原諒知錯能改的孩子,以及──試著多撒嬌一下、hmm?」


嗯,就從跟我練習開始?

把握機會!可別只是做完『該做的事』才動作啊!


「有些話語,還是該被傳達出來吶……

「因為,就算被孩子傷透了心,對母親而言,只是暫時如此……

「畢竟永遠掛念、包容、接納孩子的,唯有母親。」


就像永遠掛念對方、甚至可能一路相伴到最後的,只有『自己的伴侶』那樣。


「相信總有一天,你也能成熟到對荷莉桑表達真實的情感吧……」


失落的心靈就這樣被安撫了。

陷落於床鋪中,來自最愛那人的低聲勸慰,以及難得立場互換的懷抱中。

宛若童年般柔軟香甜的氛圍,舒緩緊繃的神經。


即將陷入夢境的彼岸前,額上的一吻輕柔如花瓣拂過。

「晚安,承太郎。」



(謝了,花京院。

下次,輪我……)



「Remember,Forever, Yours……」





END。







=很囉唆的後記,可跳過=


想寫這篇,是因為目送母親的背影。


身為母女,我們兩個其實在觀念溝通上不是很對tone……

經常彼此傷害。

往往是不知足圖報的我傷她更多。

但,矛盾的是,

我的個性使我的行為跟我的心意背道而馳。

明明我是那樣的,一直深愛著深愛著深愛著她。


她的心,被我和我哥,加上現實的重擔,折磨得傷痕累累。


然而,這樣獨行奮力向前的她,

卻為了我這樣經常讓她痛苦的孩子,不斷,不斷,不斷,回首盼望。


爽朗的旋律,彷彿具象於眼前、包容世間萬物的萬里青空,

加上副歌歌詞:


「You have changed my life, shown me new worlds

Gave me joy, in my heart from within you've made your star

So I dedicate my song to you, know these words

Come right out, of my soul, forever yours」


不求回報,宛若出自母親之口。

那樣無私,光是給予一點小小回饋就能純然欣喜雀躍的母親。


淚水就此潰堤。

卻是受到治癒後以此洗滌良心的淚水。


於是,寫了一個

【看見為此自責的承承強大外表下、不為人知的掙扎,並悉數化解、接納的花花。】


希望不會太突兀(掩面)


或許我是個不夠獨立的人……甚至媽寶(掩面)


但,


【當孩子進步成長,給予喜悅】

【當孩子失落悲傷,給予擁抱】

【當孩子不成熟,予以教育,教訓,與淚水】


──對這樣看重我更勝於自己的母親,只有感謝。


還能在父母親──主要是母親──的庇護下多久呢?

還能與他們同行多久呢?

誰都無法知道,是明日、抑或死亡先到。


唯一知道的是,

在尚未離開人世、此生緣分未盡前,

他們──至少,我的母親──所盡的那份心,

無論有沒有、能不能、會不會被看見,一切的一切:


Forever, yours.


謹以此感謝她──我家最辛苦的人,我用『情』最深的人。

(至今想到『母親總有一天會離開自己』還是會掉淚的某龍表示:……)


希望自己能漸漸進步……

首先,從不貳過開始。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鞠躬)


评论(2)
热度(12)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