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戒斷症候群-1

※ 新坑慢填,長篇預定,順便當00賀文。
※ 原作背景,喧嘩承花,略商業BL套路。
※ 之後會有啊十八。
※ 如果這些都能接受的話…………!




「給我,去,戒,菸——在那之前、想都別想!」
「先治好你的Cherry Fever吧。」



場面緊急,一觸即發——此時此刻於床鋪聲嘶力竭吱嗄作響中四掌相抵僵持不下的,分別是『雙唇甫離便被撂倒腎上腺素激增導致不得不在下方拚死抵抗』的好學生(偽)花京院典明,以及『倚仗各種先天優勢輕鬆居上大腿硬生生卡進雙股不說更想盡辦法闖入最後防線』的正統流氓‧空條承太郎。
眼神不是讓對方融化的熱情,而是迸發激烈火花的同時佐以各種眼刀將另一方插成活刀架。
不僅如此,事實上,同為替身使者的兩位主角正上方,又是一番普通人不可見、無聲卻更加殺氣騰騰的景象:承太郎那側、名為「白金之星」的青色巨人替身虛影浮空,以一貫強硬果決(與本體無二無別)的威猛霸氣、『啪』一聲握住花京院通體澄澈的綠色替身「法皇之綠」雙膝、一掰、強制打開──沒能得逞是因為看似處於劣勢的法皇之綠,未被壓制住的雙手,已蓄勢待發地架起了極度不祥的、「綠寶石水花」的預備姿態……


究竟是怎麼變成這樣子的?
一切,都從一個吻開始……




【戀人充滿菸草與尼古丁的吻令人沉醉】?
見鬼去吧!!!

自長達三分鐘的深吻解脫後,掙扎著為肺臟搶回清新空氣與正常說話能力──
「噗咳咳咳咳咳──…………苦死了咳咳咳!!!」
花京院終於爆發了。
「有嗎?」
「有爸啦咳咳咳咳咳──還有!給我下來!你什麼時候產生了『可以壓我』的錯覺?」
怒咳完,剛發現事態不對,就被對方下一句話直接完爆怒氣值:
「看體格就決定了不是嗎。」
……你倒是說說體格能贏過身高195公分體重85公斤的男人有幾個啊混帳!
「……你可沒問過我的意見啊承太郎!這跟【強暴】有什麼兩樣?!」
怒極反笑,寫盡冷酷!殘忍!的笑顏足以使任何人(ex. 波隆納列夫)不寒而慄甚至小腿抽筋。
除了空條承太郎。
「不,是以實力造成既定事實。」
「有差嗎?!!」

承太郎沒有回答,取而代之──
壓力猛然加大。
交握的雙掌瞬間一沉,床鋪隨之哀鳴起來。
兩人的上半身更加貼近……當然也包含臉對臉的距離。
花京院真的非常想將重死人的那位直接踹下床,問題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身為承太郎與床鋪的夾心餅乾餡,沒被擠出餡料(內臟)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他快撐不住了。

不、還不行──至、至少、堅持底線──……!
擠出最後一絲餘力,怒氣沖沖的紫色雙眼一瞪,對上那雙波瀾不驚的綠色眼眸,奮力一擊!

「──戒菸也好尊重也好、總之!態度沒改之前、不准碰我!」


呼吸交織在一起,連喘息聲都大得嚇人。
靜默。
一片靜默。
宛如時間靜止般的靜默。
特別是一瞬不瞬直對那雙深邃靜謐的翠綠小宇宙的時候。



「噢……?」


對方比預定時間點更早先打破沉默。
一個簡單的發語詞,透露的資訊量卻遠比單字更意味深長。


等等,承太郎剛剛,笑了,嗎……?


不及細思,原先沉重的壓力瞬間減輕許多。
承太郎放開了手,沉穩地自剛剛的尷尬情況抽身而下。

「好吧。」
誒?

「要我不抽菸,可以;相對的,你也遠離櫻桃一段時間。」
等等?為什麼我也──

「來賭吧,賭『誰最先克制不住』……以男性的尊嚴和『後面』為代價。有問題嗎?」
問題一堆啊慢著!!!你沒說為什麼我──

「怕什麼。比起抗拒尼古丁,你只要不吃櫻桃就可以了。」
不是這個問題!尼古丁本就對身體有害,但櫻桃明明有益身體健康!所以說為什麼連我也要配合──

「想放棄唯一一次的翻身機會就說。我不勉強。」

啪嘰。
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理智崩斷的聲音。
「非常好──我!接!受!」
賭上自尊與遊戲戰魂,我花京院典明、誓死跟你拼了!!!

直至此刻,承太郎才揚起嘴角。
「Good。時間從明天開始,直到一方落敗為止。」
記得,願賭服輸。

約束成立後的承太郎一秒向門口走去、頭也不回,只留下大衣飄盪的蕭颯背影。
自口袋掏出的煙盒被一把捏爛擠壓成團再反手一扔,帶上房門的同時以一道漂亮的拋物線軌跡落入垃圾桶,叩咚一聲,如一句來不及說出便被扼殺結束的怨嘆。


花京院卻已無暇他顧。

決不能輸!不可能輸!決不會輸!
不想再輸給承太郎了……
更何況,我早已超越了恐懼。
這場勝利,將屬於我!


不論是為了攸關自尊的賭約,
槽點滿滿的賭注,
亦或是叫囂著勝利的內心。





TBC。



评论(12)
热度(47)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