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一棵,開花的樹-1

 

 

花京院不是人文藝風,OOC,TBC,慎入

※現代架空,但前段古風(對不起我是個讀文學的人……)

※發想如題……可以說是聯想作答?

※如果這些都可以的話……!

 

 

=楔子=


 大殿之上,寶座之尊。俯身細觀,長嘆一聲: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痴兒、痴兒!何苦如甚?」
歎惋再三,意切言真。

低眉歛眸,俯首奏聞:
「既已非人,何來有冤?然雖非人,有情長存。
無孽無苦,無怨無恨;所求無他,惟我良人。」

沉吟良久,似度似忖。再復言語,諱莫如深:
「蓋情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可為之死,死可為之生。
念汝意堅,不移一分,化汝為木,倚道而存。
以櫻為骨,以花為魂。當遂汝願,遇汝良人。
五百寒暑,大功方成。大徹大悟,得往來生。」

長跪復拜,淚眼涔涔。縱身入櫻,化花精魂。
日日夜夜,秒秒分分。心心念念,惟有良人。

 

=引文=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節錄自〈一棵開花的樹〉。

 

=正文開始=

 

我,是一棵樹。
是一棵櫻樹,
一棵,等待開花的樹。

 

【花開花盛花紛紛/花謝憐者又幾人?】

 

為了那人,我已度過四百九十九次的夏日,四百九十九次的秋;
吐露四百九十九次的花信,讓那四百九十九次的鮮豔徒然凋零過。

但這次不一樣。
這次,是祂跟我約好的。

為了那五百年,第五百次的等候。
祂不會、也不曾妄語。

因此我等待。
在這第四百九十九次的凜然靜寂之冬,等待春天。
等待那人,等待獻上最芬芳的花訊之時。

 

是的,這天到了。
這天,終於到了。

 

自前晚的月光至今日的晨曦,一夜未眠。
在嵐霧濛濛中,整理紛雜的花枒,梳開重重的瓣蕊。
露水在陽光下清新晶亮,洗淨了希盼。
我衷心地等待著,期盼著,
迎接他,迎接那陌生又熟悉的良人──

 

 

 

TBC。


评论(5)
热度(6)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