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靈感突發小短篇(除除雜草叢生的LOFTER...OTL)
※生存院+閃光日常+希望沒OOC(撲通倒地)
※我的典明跟我一樣愛炸毛OTL


[JK] Luv Words


他並非不善言辭,正如同他並非冷酷殘忍──
只是從未遇到合適的表達對象而已。

「承太郎算我求你快恢復以前的無口面癱冰山池男別再──咿!」

因此對於花京院的各種驚跳乃至落荒而逃,
他總感到十分有趣。

「你不喜歡?」
「……」

輕輕鬆鬆就被一把箍在懷裡的那位顯然只想保持緘默,但在雙唇依附下、發紅發熱的耳廓出賣了內心。

「或者……你太喜歡?」
「完全沒有好嗎!!!」

那全身一驚寒毛一悚瀏海一顫的反應又是怎麼回事呢花京院。
強忍笑意,承太郎居心不良的嗓音又低了一度:

「典明,其實,我,只是……」
「停下停下停下再講就真的要死人了放過我啊啊啊啊啊──」

真是……太有趣了。
面對自暴自棄雙手摀耳【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的古早偶像劇女主角架式,承太郎再也無法遏制地笑了出來。


「好吧、不玩了……呵。」
「你也知道你在玩嗎!」把人玩死的話你來負責嗎?!吭?!

拍拍背(以十分明顯的安撫意味),
再度開口時,嘴角還是沒完全壓下來。

「花京院,或許,在你面前,我才能做自己。」

他沒有錯過對方在懷中的那下怔愣,只是裝作毫無所覺。

「就像你在我面前那樣。」

想接近最喜愛的人,以各種甜言蜜語讓他沉沒,也是很自然的事吧。
如果不喜歡,我就會停下。
所以、在還沒不喜歡之前……

「沉沒吧。」
在那些無法給予他人的愛語之中。


並在花京院能說話前,先一步地堵住他的嘴。


嗯,或許還包括身體力行──就當利息了,不用謝我。


END。



草草收尾啦(掩面)

评论(1)
热度(21)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