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黑貓王子 [黑貓王子承x性轉花]

※黑貓化人梗。

性轉花,性轉花,性轉花,有介意的人請慎入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感謝JR美圖,挖大了腦洞,發現新世界(((

※另,這是個突發的腦洞,So後續在哪裡?

不要問我【頂鍋蓋

 

 

 

一切發生在那個雨天的下午。

 

 

放學路上,

潮濕的雨點潤澤了街道,

唯有典子經過的小巷充滿一片生機盎然的綠,

間雜漫開的、以滴滴雨露點綴、垂淚美人般楚楚動人的小紫花。

撐著常見於便利商店門口販賣的透明傘,走到一半──停了下來。

 

【……貓?】

 

一隻正趴在牆頭上,連雨點都不願避開的,懶洋洋的黑貓。

似乎在假寐的樣子。

或許是被突然停頓的腳步喚起注意力,那隻黑貓仍舊維持懶洋洋的樣子,卻慢慢地抬頭,轉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後,緩緩地眨了眨眼。

 

──隨後就被吸進那完全睜開的碧綠眼瞳內。

 

【好,好漂亮的綠色──】

 

令人屏息。

挑盡世界上所有的綠寶石也找不到那對眼睛的綠──

清澈又深邃,單純又絕對。

那份純粹,觸動了少女的心。

 

【吶、neko chan~你怎麼不去避雨呢?】

 

不知原因地──是被眼神打動還是聽見了內心的疑問?──黑貓伸伸懶腰,一下就輕巧地跳下了牆頭。

 

「咿!」

 

典子瞬間微微驚跳──黑貓以優雅沉穩的貓步在自己腳邊繞了一圈,蹭過小腿的黑色貓毛因雨水微潤,癢癢的,像是透過感覺神經元直通內心最柔軟的底層,最後踱回自己面前,站直,昂首,綠瞳一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

毛髮雖有幾縷亂翹的痕跡,卻更顯得可愛。

 

「吶、neko chan……別淋雨了吧……會感冒喔?」

 

雨珠自透明的傘面滑下。

典子無意識地喃喃出聲。

同時,以最慢最慢的、盡量不驚動到貓咪的速度,蹲了下來。

 

奇妙的是,明明距離這麼近,黑貓卻毫不畏懼。

只是沉靜地看著總算放低身子的自己。

 

直到雙方的視野僅剩彼此。

 

然後──

 

【咦?】

 

唇上傳來略刺的濕潤觸感。

來不及會意,又被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貼上了唇。

 

【咦咦咦咦咦──我、我的初吻、該、該不會──咿?!!!!】

 

宛如呼應內心的天搖地動、一記特別響亮的雷聲就在耳膜旁炸開!

緊緊閉起雙眼咬緊牙關,只感覺心臟差點自口中迸出。

 

 

然而,更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雨仍舊下著。

環境也沒有改變。

 

但,一睜眼──

 

【等等等這個長得略帥的男人是誰啊啊啊啊啊──?!!】

 

嚇得猛然站起卻因速度過快血液來不及迴流至腦部導致瞬間暈眩──

理所當然順理成章地,被那個疑似外國混血的綠眼男子抱住了。

 

在這樣惡俗狗血的劇情(?)中,綠色眼瞳似曾相識的帥氣男子,吐出所有高中女生都曾經夢想過的、與不知名帥哥的初次對話──

 

「喂,別暈啊?」

 

【──才怪!】

【好吧,看在聲音很好聽的份上……】

 

「那個,你,你是誰?」

 

當時典子愣得只能吐出這種電視劇的對白了。

男子瞬間睜大的雙眼又加深了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嗯,我?……啊啊,也是。」

認不出來,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沒聽懂話中涵意,但對方高深莫測的那一笑就足以使典子瞬間後悔了。

接下來的回答成為壓斷典子神智的最後一根稻草:

 

「喵?」

 

 

 

 

 

 

 

TBC。


评论(6)
热度(15)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