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K] Trap [吸血鬼獵人D paro]


*旅人(1/4吸血鬼血統?)兼吸血鬼獵人J與蛇妖K

*只有第一段採用吸血鬼獵人D的設定。
簡單說就是西元1999年後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結果人類文明幾乎全滅,吸血鬼
(=血族=貴族)崛起,
而時代退回中世紀黑暗時期……

*其他就是腦補,腦補,跟腦補【

*可能會淪為逗逼向,慎入。


落入陷阱的,是哪一方?




【陷入破爛下水道就夠了,再加上觸手哈密瓜陷阱play……?】
【誰幹的?】

隧道昏暗。
此刻,流有1/4吸血鬼血統的吸血鬼獵人‧空條承太郎,
正被困於地下水道內。
像是卡死在碧綠蛛網中的獵物一樣,
不但被怪異又滑溜的寶石綠枝條不留縫隙地層層綑綁,
更被直接曝曬於自排水孔透射而出的、不甚強烈卻隸屬於白日的光芒。

【……以為『遠距中溫日曬』就能達到牽制效用?】
【還不至於。】

即使處於極端不利的狀況,承太郎澄澈的綠色眼瞳依舊閃亮。
不過,除了平靜,更多的是海面下隱隱湧動的暗潮。

【只能等對方先出來…………………………………………嗯?】

眉頭微動。
遠處傳來了模糊的殘響。
啪沙啪沙的聲音自下水道的另一端迴盪。
隨著距離漸近,他聽出那是拍擊地下水面的潑颯水聲。

【……不是腳步聲嗎。】

聽覺神經一旦辨別便自動切換為狩獵者模式:
拿出十二萬分的沉著與耐性,面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任何情況──

這正好是他最擅長的。


水聲在前方兩公尺處漸弱,乃至停止。
正好位於前方另一處有著日光的排水孔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粲然若鮮血、豔紅如玫瑰、
於行動時昂然若生蠢蠢欲動的絲狀物。

那是頭髮。


隨後,宛如於血中泅泳之時換氣那樣──
一張白皙妖異卻顯然屬於男子的俊美臉龐自紅色液面浮出。
除此之外的身軀皆籠罩於流洩至地表的豔紅髮絲。

然而,俊美的面孔因憤怒而扭曲。
就連盯向自己的琥珀色瞳孔都充滿了憎惡。
略寬但形狀優美的薄唇顫動著,像是為即將啐出的毒液醞釀。

在耳下墜飾的雙紅玉珠互擊第三下之時,
清冷而飽含殺意的男音終於自那對雙唇吐出:

「看看這種不知死活的態度……想必你就是空條承太郎吧,
那個讓迪奧大人無法安眠的,流著喬斯達家骯髒血液的傢伙。」

「真難搞。」
承太郎甚至沒皺眉。
「米洛維奇的蛇妖之後,報上姓名吧。」


「你──」
有一瞬間對方的表情因承太郎過於平靜沉穩的表現而僵硬,
隨後轉為更猛烈的怒火。
「住口!不知天高地厚、私闖迪奧大人家宅的無禮之人!
像你這種人根本不配我通報姓名!
別以為自己能活著離開迪奧大人的最後防線,
在我花京院典明『法皇之綠』的攻擊下,沒有人能成功脫逃!」

「……花京院?」
一直面無表情的承太郎總算皺起了眉,卻是為了其他因素。
「以『米洛維奇』血脈自居的一族,臣服於『血族』之下?」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什……住、住口!混血吸血鬼懂什麼?!吾族之姓豈容你出口玷汙!」

連頭髮遮掩都藏不住的狼狽飛紅。
接連言語交鋒卻處於下風的挫敗感不禁使花京院惱羞成怒。

「交代遺言吧!今日、我花京院典明、
勢必於此以幽波紋奪你性命──去吧!【綠寶石‧水花】!!!」


舉起雙掌、方才長滿觸手的哈密瓜倏然在眼前現身──

於掌中流動、綠寶石般澄澈的液體瞬間結晶化、
向動彈不得的承太郎悉數噴射而出!


『轟────………………………………!』


水面飛濺起近兩層樓高度的滔天水潮,
甚至『潑刷』聲中紛紛墜落的水花也因重力成為暴雨般的追加攻擊。
整個地下水道都為之撼動。
簌簌而下的粉塵在空中擴散、瀰漫,模糊了視野。
在此刻連日光也無法穿透、黯淡而渾沌的環境下,
五感中,最被依賴的視覺,等同無用。


然而,本該自信滿滿的攻擊者卻慘無顏色。


「你──怎、怎麼────!!!」
清亮冷淡的男聲無法控制地高了八度。


成功掙脫束縛的、還活著的、空條承太郎────────?!!


當初桎梏之處,只留下斷面猙獰險惡的石塊與剝離中的碎屑。
在逐漸消散的灰白霧色中,採取蹲踞姿的陰影緩緩映出。
全身上下血跡斑斑,黑色長大衣的邊角破爛,
沾滿塵土的軍帽帽檐偏了一半。

換作其他人絕對狼狽的處境,
承太郎單憑氣勢就壓制了外表的不堪──

金色雙手大劍尖端佇地,以此為支撐緩緩站起。
全身在日光下環繞閃爍的星芒,
承太郎昂然,
如同任何一位自血戰中誕生的,無所畏懼的君王。


「感謝你崩斷了捆縛的觸手。」

現在,輪我了。


綠色眼瞳中的堅定目光讓身為敵人的花京院一滯。
連白金色電光自眼前一閃都來不及抵擋。

除了──


「嗚?!」


直到身下啪沙啪沙的落水聲他才驚覺:
疼痛來自反射性防禦、如今於水中翻騰的長髮!


不同於一般毛髮,除了經典如梅杜莎般的蛇髮,
米洛維奇蛇妖一支的頭髮則是可隨意志操控的細胞集合體,
相當於肢體的延伸。
不但能進行防禦,等同金剛石的硬度亦足以崩毀任何針對主體的攻擊。
除此之外,擄獲獵物時,長髮也可對獵物進行綑綁,
甚至是吸收獵物精氣前的挑逗。


──但對方僅僅一劍就削去了大半!

──難、難道?


方才厚重的白金色劍身,由下而上,霧化作星光般閃爍的塵埃,
持續發出白金色亮光的星塵逐漸聚形,
最後凝為青綠色的長髮巨人。


──這世界上,他只知道一種兵器可以做到。

──早已失傳的、超越血族漫長歷史所有科技的、只存於上古傳說的神器。


雙唇顫抖著褪成櫻花白。
求救似的氣音吐出猜測。


「白、白金之星──……?!」

「答對了。」

那樣冷靜的嗓音只讓此刻的花京院更加恐懼。

與此同時,青色巨人張手,手指一根根收合、併攏成拳,
最後,連空間都能絞碎地用力收緊。


「綠寶石水──」
「喔拉喔拉喔拉喔拉喔拉喔拉喔拉──────────!!!!!!!!!」


雷霆萬鈞氣勢磅礡震耳欲聾的怒吼,
連同撲天蓋地的拳雨毫不間斷地轟然而下。


「你失敗的原因,就是因為你惹怒了我。」


──這是花京院典明意識中斷前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TBC。

评论(7)
热度(22)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