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我該走了。//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JOJO][承花]CROSS

我竟然沒轉到這篇…
不敢致信…⊙口⊙
謝謝千雁的祝福噢噢噢!!!
看得很開心打賊!!!:目

千雁

HB TO  @立月龍 :

6.10生日快乐!保证速度但毫无质量地赶上了!

试试学着龙酱写甜。可是我这人一写甜就会——

有私设。下品无聊。角色崩坏。毫无逻辑。等等。

——如果看到最后不甜的话也不要打脸,将蛋糕砸过来就行(…)

                                                             

 

 

[JOJO][承花] CROSS

 

 

“怎么了承太郎?”

吻突然停了,花京院典明有些迷惑地睁开了蕴满情欲的双眼。自己的衣衫刚刚被剥落至床下,空条承太郎也只脱得剩了一件背心,这种时候突然停下,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今天打赌输给你后,我答应为你做一件事的。”承太郎双手举起,“帮我。”

“那……我想想。”花京院微笑着将手伸向他的腰腹间,却特地放缓了向上拉背心的速度,直到承太郎的脑袋从衣中露出,两人再度对视时,他像是放弃了一样苦笑,“现在就要说吗?哪有这么快想好。”

“我不喜欢欠着。”承太郎一手扶住花京院的腰,一手沿着他背部的轮廓向上,通过后颈轻轻抚着他的发,双唇则在他的胸口不安分地轻啄,“现在就说。”他用性感的声音挑动着。

“太……狡猾了……特地挑在这种我无法认真思考的时候……”不属于自己的温热刺激着花京院的神经,看着承太郎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他将手臂牢牢环抱上他的脖子,手指轻轻按上肩头的那颗星,“那我要在上面。”

“只有这个不行。”一秒即答。

“败给你了。”感到涌起的欲望已让他渐渐沉溺,花京院胡乱摸索着脑海中零碎的词汇,突然有了个不知哪来的想法。

 

“那……试试看在做的时候叫出白金之星怎么样?我很好奇替身的状态。”

 

他说完便闭上了眼,像是索求下一个吻的信号。

 

“真是够了。也只有你才能提出这么奇妙的主意了吧。”承太郎的呼吸也开始乱了,他的手臂揽着花京院的背缓缓放低,待到让花京院完全躺倒在床上时,浑身早已燥热无比的他俯身压上——

“那就如你所愿。”

余下的,只有激烈的吻溢出的喘息。

 

【拉灯= =+】

 

花京院在理智消失前的最后一秒,与白金之星对上了眼。

浮在空中的白金之星歪着头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和他的主人,仿佛是在思考着明明自己看上去很疼的样子,为什么还在不停地做着。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夜场之后。

 


1.

乔瑟夫梦见了一片星海。

他眺望深紫色天空群星闪烁,时不时流星划落。和大部分经历过的梦一样,不知缘由,不知去处,只知身处在此,静静等着下一幕出现。

只是突然隐者之紫激烈地反应了起来,无规律地波动一阵后,双手的荆棘竟各组成了一个箭头的形状指向了不同的方向。

乔瑟夫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箭头旁一行白色小字悠悠飘过,写着。

 

←↑卡兹大人在这里。

 

然后他醒了。

 

他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想出门散个步的时候却与已经晨练回来的波鲁那雷夫撞了个正着,他刚想感叹自己睡的太深竟然连波鲁那雷夫起床的动静都未察觉,却被这个家伙口中不断嘀咕的“奇怪”“承太郎”“花京院”吸引去了注意力。

 

“冷静点。”他扯了扯波鲁那雷夫的头发,“发生什么了?你口齿不清到我只听到承花承花承花了。”

波鲁那雷夫这才回过了神,迅速整理了思路说,今早他起床后依照惯例去了楼下广场作死——哦不对做早操,看见花京院拖着承太郎在四处晃,“哟,你们也起来锻炼啊,要不要一起去餐厅吃早点”他这么打了招呼,谁知花京院无力地回答自己“不用了,我们逛一圈回去随便吃点干粮就好”。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啊,不想吃这里的早点只是因为单纯的不对胃口吧。”

“可是,可是那个承太郎毫无反应啊!全程都被花京院拖着走啊!!”

“那一定是还没睡醒就想抽根烟结果被花京院拉出来清醒清醒吧,那是他自找的。”

“乔斯达先生你的脑洞可以啊!等等我想想,一定还有什么不对的。”

 

“好了波鲁那雷夫,旅途中保持警惕是需要的,但是也要找机会让自己放松下来,否则晚上会睡不好做恶梦的哦。走,我们去吃早茶去。”乔瑟夫潇洒地披上外套,去帽架取了帽子,这就要往门外走——

 

“帽子,是帽子!”波鲁那雷夫突然灵光一闪大喊了出来,“刚才被花京院拖着的时候!承太郎没有戴帽子啊!”

 

“哪尼?!”

 

 

 

2.

“承太郎!花京院!你们在不在!快点回答我!”

乔瑟夫用力敲着客房的门,片刻都没有回应,糟糕——“吵死了老头!等时间到了我们自己会过来!”没有这样的反应绝不正常,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抱歉,乔斯达先生。”

啪嗒一声锁扣打开的声音,却只开了半个门,花京院的脑袋从门缝中探了出来,目光中满是歉意,“昨晚发生了一些事,导致承太郎的身体出了些问题,是我的失误,非常抱歉。”

“到底出了什么事?”

花京院的视线往下飘着:“他……他发不出声音了。”

“什么!——”

乔瑟夫顺着门缝望见他的外孙坐在床边背对着他,想将门推开进去却又被花京院堵了回来。

“那个,乔斯达先生,现在他的低气压有点严重,连本体的帽子都不想戴了。我担心您和波鲁那雷夫进去他会拆了房子。”他说到波鲁那雷夫的名字时特意加重了音,“我会用法皇制住他的,所以您别进去了。这里交给我想办法。”

 

“唔……”乔瑟夫迅速回想了这几日的见闻,“可昨天还好好的,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H之后想一起冲个澡顺便再来一发的时候发现的,这能说吗?!

“大概……是今天早上的事了。”花京院一说谎就不由自主地拔高了调子。

“喂喂真的是怎么样也发不出声了?”波鲁那雷夫挤到门前张望了两眼,“这小子不会装的吧,如果我进去揍他一顿也不能喊出声吗。”

他潇洒地一抬手,银色战车身姿乍现,下一秒他的手腕却被突然狠狠掐住并以相当夸张的角度往外掰弯,抬眼一看花京院正顶着一张黑化自带背景音的脸。

“我,我可什么也没说。”波鲁那雷夫光速收回了替身和被捏肿的爪。

 “可恶,难道又是DIO派来的不明底细的替身使者干的吗?”乔瑟夫目光变得犀利起来,“花京院让我进去,我这就用隐者之紫的念写之力看看昨晚这个房间发生了什么事——”

“不要啊乔斯达先生——”

花京院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他吓了一跳。

“又怎么了?!”

“我、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昨晚有点什么不对劲了。大概是半夜吧,我醒来听到了承太郎打了一个喷嚏,我想,这会不会是敌人发动攻击的线索呢。”

编、继续编。

 

“哦哦!原来是会通过打喷嚏方式攻击的敌人啊。这可真是一个新的挑战,”乔瑟夫拍一拍他的肩,“那这段时间承太郎就交给你了,到了集合时间不管怎样还是要出发的。如果有问题随时打旅店内线给我,我去联系一下阿布德尔问问他有没有什么线索!”

波鲁那雷夫突然神色一凛:

“等等……乔斯达先生,你刚刚说阿布德尔了吧。阿布德尔他不是……”

“呃啊!是阿布德尔曾经介绍给我认识的一位日本非常厉害的占星师名字叫牧友哲人!事态紧急我缩个句!”

“喔。”

 

还没有到让你知晓真相的时候呢,波鲁那雷夫。

 

 

3.

目送走乔瑟夫和波鲁那雷夫,花京院锁上门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太惊险了,所幸今天那两人的智商都下了线,不然光念写这么一下就是要出本子的节奏。

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承太郎的身上。他清楚地知道现在的形势,承太郎目前的状况远比失去声音来得复杂,要是真相泄露出去不慎被敌人知道的话,他们的处境便会十分危险。

 

 

让我们将时间倒回一个小时。

 

 

清晨醒来,空气中依然浮着一层昨日情动后的模糊。

“承太郎,起来了。”

“……”

花京院回想起昨夜想拉承太郎洗澡却感觉到了微微的抗拒,是累了吧,他也没有上心。可现在早安吻也没有,香烟也不抽,衣服也不穿,问什么也不开口,就仿佛——这个人不是承太郎一样。

不行,不能这么想,他摇摇头,黄色节制早已再起不能,克努姆神按照目前的副本进度还没出现,何况自己昨晚可是通过了破廉耻的事证明了眼前之人就是承太郎,现在怎么反而轮到自己没有信心了。

他只有胡乱收拾起一地凌乱的衣裤,笨手笨脚地帮他给穿上,承太郎倒也挺配合的,伸手、抬腿、甚至盯着花京院帮他拉上了裤链。有这么一瞬花京院很想怀疑这是他为了获取到这样的贴身福利而装聋作哑,于是他在承太郎的腰间用力掐了一下,嗯,表情是有点纠结,可连哼一声都没有。

 

难道是真的失声了?

 

对了,就算不能说话,可以写字啊。他飞快翻出纸和笔递了过去,承太郎愣了一愣。

“来承太郎,将你想说的话写在上面。你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写了一个问号。

“你也不清楚啊……是短暂地发不出声?还是遭遇到了替身攻击?你有什么对策吗?”

——写了三个问号。

“喂!”花京院抓起他的衣领将他提起,声音沉了下去,“我不相信不能出声这种事就能让你毫无斗志。打起精神来!你还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空条承太郎了?!”

——不是。

 

欸?手一松。

 

“那你……是谁?”花京院迷惑了。

承太郎刷刷几笔画出了一个Q版白金之星。

 

天啊。

不好的预感成真了,花京院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不知道什么奇妙的设定,因为昨天的夜场叫出替身的缘故,承太郎现在的身体里是白金之星?!

 

 

4.

花京院正拽着白金之星四处转悠思考办法,却不巧被波鲁那雷夫看到,之后的发展就如上文所述了。

 

糟透了。

承太郎的身体里是白金之星的话,那承太郎的精神则有极大可能成为了替身。

如果不能让白金之星将替身放出来的话,自己就无法和承太郎的精神交流。可白金之星本身就是替身他的精神怎么可能会再放出替身。

陷入了死循环,可花京院并未失去冷静。

如果说,不是让白金之星有意识地唤出替身,而是让承太郎的身体条件反射出替身的精神呢?

 

“绿色法皇!——”

是的,让承太郎的身体受到攻击,这样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引出替身的力量了!

等等,情况有点不对劲?

承太郎,不,白金之星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禽兽般的光芒。

“喔啦~~~~”

承太郎,不,白金之星竟然朝着绿色法皇扑过去了!这什么神展开!而且喔啦后面一向应该跟着的强有力的感叹号竟然变成了这种纠纠缠缠的波浪线?你们什么时候对上眼的?!

虽然花京院内心吐槽不断,但是一旦从白金对法皇的执着感受到承太郎对自己的感情,他还是会觉得很开心。

然而白金之星终究还是扑了个空。

 

两分钟后。

 “对对就是这样,白金之星!”

花京院像逗小猫一样让绿色法皇一次次地向白金之星伸出手,白金之星每步向前却总是抓空。

“你可是承太郎的替身哦,快想想看,如果你想抓到绿色法皇的话,只要你回复成为替身状态,就能抓住他了。加油啊!”

他没想到自己的法皇竟然有一天会被用到这地步,一想身上就涌起一阵寒意。

然后他看着“承太郎”的举手投足无比认真又无比搞笑的模样,这让他恨不能立刻扛一台摄像机,将那人现在的身姿全部记录下来。接着,用所有的录像带去敲诈他一辈子。

 

片刻之后,似乎也意识到彼此双手无法紧握的虐心,绿色法皇掩面消失了。

而白金之星看到这一幕似乎急了,想继续尝试一遍似的,朝着花京院猛扑了过去。

 

“住手白金之星!呜哇——”

天地陡然倾覆,花京院被白金之星推倒在地面,背部直接触地撞得生疼,脑袋里嗡地一声响。

而他这时却恍惚了,他伸手抚向那人的脸,强迫他的目光与自己的对视,他呆呆地看了好一会,还是低喃道:“和你真像啊,承太郎。”

 

他突然觉得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在发生着变化,从迷惑到逃避,从逃避到无神,但最终却潋滟出一片深邃的绿,带着他所熟知的那份感情,深深凝望着自己。

 

 

“真是够了。”

花京院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这句简单的台词配上磁性的声音,足以让他身心沉醉,心花飞舞。

“承……”

余下的话语被吞没在深吻之中。

 

承太郎回来了。

 

 

5.

“累死了。”

花京院瘫倒在床上,“不容易,你可终于回来了。早知道我就不那么折腾,直接躺平等你出来算了。”

承太郎也趴下躺在他的身边,胸口紧贴过去,侧过身伸手拨着他的发。

 

“哎,说说看,精神进入了替身的世界,感觉如何。”花京院一边平复着刚才的心跳一边问。

“一片黑暗吧,我起初还以为一直拉着灯。”承太郎回答得平平淡淡。

“说正经的!”

“真的是一片黑暗,模模糊糊能听见一些外面的声音,可听不清楚,喊什么也没有回应。四周的温度要比现实热很多,我算是明白为什么白金之星不穿衣服,绿色法皇也是清凉系的了。”

 

 “那后来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我在黑暗中一片乱摸,突然摸到了身下的兜裆布,觉得太热所以掀了一下就回来了……”

承太郎说完便感到四周的空气都变绿了。

“骗你的,快把法皇收回去。”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即又陷入了回忆,“在无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很多东西,家人,朋友,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我得以重新审视一遍我所珍视的人和想保护的一切。最后,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哦?听到我说什么了?”花京院好奇地凑了上去,鼻尖蹭到了承太郎的脸。

“记不清了,反正是你在说话。”承太郎伸手摩挲着他的唇。

“然后你就回来了?”

“然后觉得下面有点硬,掀了一下兜裆布想做点什么的时候结果就回来了。”

“变态!”

花京院直接将枕头重重甩上他的脸。

不过他反而倒有些眉目了,也许承太郎在那里也经历了一场战斗,有些事怕乔斯达先生他们或自己知道才不说出来,自己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是什么,但只要承太郎不说,他也不会去问,只要他回来就好,不是吗?

 

承太郎忽然换成了仰躺的姿势,望着天花板。

 “这么设身处地的一想,白金之星应该也是在一片黑暗中等待着我的呼唤吧,为了我那样辛苦,忽然有点感动。我想,如果哪天我死了,是不是很对不起他。”

“喂,”花京院伸手就要去捂他的嘴,“这种话不要说。”

“但是,”承太郎捉住他的手,转回身在他的手背亲吻了一下,“如果我一辈子也没有觉醒替身的力量的话……”

 “——我也不会与你相遇。”

意识到同时说出了这句话,两人相视一笑。是啊,他们的命运从此相交,并在不经意间交换了信任,感受到默契,萌生了感情,如今有更深刻的羁绊将他们紧紧相连,今后无论多么艰难的旅途,他们也会并肩一起走过。

“离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再睡一会吧。”

“嗯。”

承太郎将花京院搂得更紧了些,手掌抚上他的脸颊,轻声说了一句只有彼此能听见的话。两人额头相抵,安然微笑,呼吸和温度交织在一起,相拥进入了浅浅的睡眠。

 

……

 

 

集合时间。

“喔喔花京院你们来了!我让波鲁那雷夫拔了些狗尾巴草,快塞到承太郎鼻子里,让他再打几个喷嚏说不定就好了!”

“烦死了老头子!没听到我已经没事了吗!还有花京院你别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END

 

 

后记:

爆了1000+的字数,差点就赶不上了。有空会写写承太郎side。

在一片补刀文中,看龙酱的甜文总是感到很温暖,而且龙酱也没有嫌弃我的各种打扰,这就是我一直很想感谢龙酱并想尝试着写点什么的原因。替身的梗是启发自 @墙角白本 亲的心のソコへ,白本亲麻吉火柴梗总是能帮我擦出脑洞的火花!请再次接受我的感谢。顺便催个坑 = =+

 

如果这篇能让看到这里的你感到一丁点甜的话,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谢谢看到最后。


评论
热度(39)
  1. 立月龍千雁 转载了此文字
    我竟然沒轉到這篇… 不敢致信…⊙口⊙ 謝謝千雁的祝福噢噢噢!!! 看得很開心打賊!!!:目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