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你是那麼的美,又那麼的好。


你永遠年輕,雖略帶稚嫩與暴躁。

但那是因為當時的我們都還太小。


我是否未曾跟你說過?

我還記得,當你靠在我肩膀,微顫的睫毛。

我還記得,你的嗓音總是略啞,但又能那麼可愛的笑。

我卻不記得,我們如何分道揚鑣。

或許是因為puppy love,

或許是因為當時的我們,都還太小。


接著、從那初長成後──也是最後──不忍回憶的離別後,

我再也沒見過你。


而我無法否認,

有時我仍試圖找著你的影子,在人群,在路口,在下個街角。

我會猜想,那個人是不是你,現在你變得如何,長得多高?

嗓音不復以往,但你是否仍那樣可愛,那樣歡笑?


可惜我早已不復以往──

再也無兒時的聰明、驕縱、尖銳、高傲。

甚至,相逢相見不相識──已胖,已老。


如今,我已無法回憶正確的你,

正如往後,我將不再記起真正的你,

除了那些歷經塵封、偶然拾起、再次擦拭、默默置回原地以淡笑的,

經擦拭後,流光燦然、熠熠生輝的回憶。


我將埋藏畢生的珍寶。



你是那麼的美,那麼的好。

卻是因為時間,卻寧可再也無法遇到。

评论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