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我該走了。//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勝出] 吻後七日—DAY 1


※ 稍微調整了一下格式重發,感謝大家先前的愛心手手與評論!

※ MHA女性向。

※ 原作背景,非正劇向的日常(???)。

※ 套路注意,老梗注意,粗口 or OOC 注意。

※ Po主的單蠢腦迴路完全無法架設太過困難的劇情,跟大家道歉一下……但本篇最大的套路現在還不能說!有朝一日坑填完就知道了!

※ 才覺得上一篇腦洞太過草率,沒想到新腦洞就蹦出來了……但願沒撞梗啊指天劃地發誓!(抱頭

※ 所以,如果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Д`゚)゚。

 

愛是疑問,也是解答。

【DAY 1】


「小、小勝!拜託了,這,這是我一生一世的請求——」
「說重點!!!」
「是!」

——以上就是一切的開端。

時間是放學後。
地點是1-A宿舍,爆豪勝己的房間。
了解事件始末,面對正經八百跪坐地板雙掌合十只差沒原地土下座、全程抖抖抖的綠谷出久,即便心理素質強大如爆豪勝己,聽完了也有點懵。

簡單說,綠谷中了「24小時之內必須和同一人至少接吻一次」的個性。

解除方法是連續七天執行上述行為。
晚一分鐘都不行。
否則個性將永遠失效。

唯一的緩衝期只有最剛開始的24小時,非常『貼心』地講解一切限制,並讓中了個性的倒楣鬼自行決定最終接吻對象;期間內沒找到/決定人選,則由系統強制指定。

「動物不行?」
「對,貓貓狗狗都不行……非生命的物體也是……」
「只能跟人?」
「對……」
「沒有其他解除方法?」
「現,現在,似乎,沒,沒有……」

爆豪炸了。

「搞屁啊!廢久你廢到莫名其妙就中了這種個性還一無所覺?!誰不好找偏偏來找老子?!我們看起來有好到搞gay的地步嗎?!!」

「可、可是!真的找不到其他人了啊!」

一氣之下站起身的綠谷也吼了出來——該慶幸當初討論的時候房間隔音足夠封閉,否則這種勁爆內容肯定刷爆所有雄英校內討論版的首頁頭條。

「跟媽媽是亂/倫!跟歐爾麥特或是相澤老師也是亂/倫!——我知道這樣很難聽但事實不正是如此嗎?跟班上其他男同學、轟同學或飯田同學的話,我,我做不到啊……!」

「馬的不是還有大餅臉嗎?!!」

開口閉口就亂/倫的吵死了!是男子漢就正面告白!正好跟DT生涯say goodbye別找老子麻煩!!!

氣得快吐血,爆豪只想往什麼東西(比方說綠谷那張雀斑臉)直接『咔吧』一聲咬下去再磨牙磨個一百遍。

誰知道,一提到女同學,方才還氣勢洶洶跟自己對槓的綠谷瞬間萎了下來:「麗、麗日同學,是女孩子啊……怎,怎麼能用這種個性,隨便要求人家……」

女孩子不行就來強迫我???
廢久你有病啊!!!

來不及吼出口,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什麼都吼不出來。

總是充滿骨氣、甚至全身骨頭都斷過一遍仍不畏懼死亡的勇氣——
這樣的綠谷,在自己面前,垂下了頭。
哭了。
握緊了拳頭,低低地、拼命壓抑卻仍哭得肩膀一顫一顫渾身發抖,連喉頭的哀鳴都無法抑止的那種。


「我、我知道啊……這樣無力解決的自己、很丟臉、很羞恥……尤其是對小勝求助的話!

「可是、可是……想過了所有的可能……除了小勝、已經、已經想不到其他人了!……不然、不然……!」


抹去眼淚的動作堅決而用力,像是賭氣,卻又像是叱責如此不中用的自己。

啊啊,也是。
對廢久而言,自己肯定是最後一個……搞不好也是最不想面對的究極選項吧。跟曾經霸凌自己的對象,厄運般的幼馴染什麼的,還要接吻,想想就崩潰啊。

……但,為什麼,那個廢久,唯一想到的、唯一能幫助他的,卻是自己?

細微卻無法忽視的刺痛貫穿了心臟。
大概是名為『罪惡感』的病兆。

「哈,哈哈……其實,早就知道,小勝不會答應的……但,就是,想試試看…………」

真的不行,就只能去問轟同學了……

笑聲漸漸淒涼,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氣,連抽咽都逐漸細微起來。
無力拖動腳步,只能一點一點轉過身去——

手腕卻被陡然竄高的熱度緊緊鉗住了。

「慢著……誰叫你去找那個半邊混蛋了廢久?哪隻耳朵聽見老子拒絕了你說?!」

……身體動得比大腦更快。
……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吼出口了。

對上驚愕睜大的婆娑淚眼,爆豪一咬牙,乾脆豁了出去:「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老子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
「小勝?等等?那個台詞、不是火●隊——」
「閉嘴讓我講完!!!」

可惡,每次跟這個混帳書呆子說話都想爆炸!

「你TM敢找老子就別後悔!一開始聽到這種要求是個人都會嚇到吧?!懂不懂啊混帳!!!」
平常不是腦筋動得最快了嗎!這種時候就一點常識都沒有?!

「……啊……」

看著對方恍然的模樣,顯然剛剛連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被嚇掉了。

嗤了一聲,爆豪甩開了手,深深吸進一口長氣——再緩緩吐了出來。

……冷靜下來。
……不想提早中風的話,就給老子冷靜下來。
……現在能做的也只剩一件事了。

那是下定決心前的動作。

「……說吧,誰親誰。」

 

【距離初吻,還有1分鐘。】




 
「誒?」
「我說,誰親誰。」
反正不會少塊肉,越早解決越好。
絕對不是因為罪惡感作祟。絕對不是。


然而,與殺伐決斷的爆豪呈現強烈反差的,卻是——


「咿咿咿小勝答應了?!!」
「不是你一生一世的請求嗎倒彈個屁!!!」
還後退!退什麼退!!
不都退無可退了嗎!!!

若非情況太過特殊,綠谷早就變成天邊的一顆星了。

「啊!不是!那個……總,總之,謝,謝謝小勝……」

那你越說越小聲幹嘛?
深感『再爆炸下去會英年早逝』的爆豪不再廢話,喀啦喀啦折起了指關節。
不管了,先解決那個麻煩製造機再說。


「廢久,過來。」
現在,立刻,馬上。


不等對方踏出第一步爆豪已然大步向前,一把握過略顯單薄的肩膀,硬生生扳成面朝自己的方向。
小小的驚跳被落到肩上的雙掌強行遏止。
無論是迎面而來的威壓,抑或是落在臉上的陰影,綠谷再也不敢直視、雙眼閉緊、屏住呼吸——


『叩!!』


……然後,人生的初吻,結束在兩人同時摀住了嘴的蠢樣。



「……——~~~!」


連痛都喊不出口,整個人蹲在地上縮成一團的綠谷連眼裡的淚水都在打轉。
雖說另一邊整個向後仰的爆豪也好不到哪裡去。

暴衝的結果,就是用『幾乎等同頭槌的力道』撞上彼此的嘴唇,差點連牙齒都碎了。

唔,最後一句是有點誇大,但,衝♂擊的當下,無論爆豪還是綠谷都產生『門牙斷了——!』的錯覺。

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用力互撞的雙唇居然完好無恙沒有破皮沒有擦傷,吧。

「……痛……!」
「……馬的痛死了混蛋書呆子!!」

這是兩人總算能開口後的第一句話。

綠谷抹了抹淚水(痛出來的):
「若,若不是小勝那麼用力撞過來——」
「哈啊?!是誰中了個性要老子來救的!」
「也、也不用這麼用力啊!」
「吵死了沒聽過救人如救火嗎!!」
「……小勝這種渣男發言肯定沒有女朋友!」
「馬的區區一個DT廢久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非常好,什麼初吻被奪走的戀愛漫畫必備尷尬橋段統統沒有,兩位幼馴染之間只存在滿滿的劍拔弩張、怒目相視,以及教科書般的互不相讓。

 
「我又沒說錯,小勝連接吻都不會……咿?!」

等綠谷發現挖了多大一個坑還自己跳下去之前,氣急攻心的爆豪勝己,早已身體力行回答『你TM說誰連接吻都不會老子TM親給你看』的質詢——

『啾。』

……叫個屁,老子也是能好好嘴碰嘴的,混帳。

沒好氣地抹嘴,沒當場呸出來已經是爆豪最大的容忍了。

「怎樣,想再來一次?」
「不不不不不已經夠了——!」

哈,臉紅得跟那雙廢久靴一樣。

看著拼命搖頭的綠谷,總算在今天被迫幫忙(?)解除這該死個性的荒謬情況下,頭一次產生了扳回一成的勝利感。


「沒有就滾。」
明天繼續,別想逃跑啊,廢久。
 
無視綠谷雙手掩面仍然透出的通紅雙頰,爆豪單手拎起了後領,打開房門,一把將綠谷扔了出去。
完全不管對方後知後覺的慘叫,逕自關起了門。


……原先只覺得麻煩。
……但,現在看來,搞不好挺有趣的啊。
……如果往後六天都能讓廢久求助自己的話。

爆豪的心情突然變得很好。
好到他都沒發現自己揚起了嘴角,露出Villian般和善的微笑。



【DAY 1 結束。】

【距離第二次親吻,還有23小時又49分鐘。】



TBC。

 
想要評論,想要大家吐槽……
雖然Po主電波系但還是想看看大家的反饋呀(拭淚

评论(30)
热度(71)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