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MHA女性向][勝出] 浴中幻象

※短,特別短。
※『藝術源於生活』第二彈。
※勝出同居設定,個性OOC通常運轉(つд⊂)
※若這些都可以接受的話……!




有那麼一刻他以為看見了女神下凡——

狹小的空間中,只有宛若聖光的白光驅散週遭的昏暗,灑落在蒸騰的霧氣,以及包覆在霧氣內,影影綽綽、若隱若現的身影上。

……直到他看見那頭深沉抹茶色、在水柱洗禮下服服貼貼的綠髮。

「……哪來的女神啊,喂……!」
明明就是個廢久而已!

然而他還是愣怔地、不可置信地說出口了。
沒辦法,原先只想洗個手卻看見那奇蹟似的一幕,他根本不是平常的自己了。

「說、說什麼啊小勝!嚇、嚇死人了!」
突然開門、然後一開門就說這種話!很、很奇怪啊!!!

顯然地,在專心洗澡之時被門把轉動聲嚇到的綠谷,因為對方天外飛來的離奇發言,再度受驚了一次。
然而爆豪勝己依舊維持方才震驚得魂不守舍的狀態。

「……明明是個廢久!剛剛卻跟入浴的希臘女神沒有兩樣!」

極端詭異的形容詞套用在身上的情況,就是害得綠谷握著蓮蓬頭的手一抖,水柱『噗——』地噴了一臉。

「希、希臘女神?!」

小勝到底怎麼了?今天的小勝是去應酬完回來嗎?智商也下降太多個百分點了吧?!
嘆了一口氣,綠谷期期艾艾地解釋起來。

「就、就浴室的燈,在我洗澡的途中、突、突然滅了一盞……」

當時一閃一閃的很詭異啊!
嚇得差點變成上鳴同學的樣子了。

「……方便的話,可以麻煩小勝先幫我換個燈泡嗎——等等等小勝我還在洗澡別進來啊!」
「……不,這不科學。」
「不科學的是你穿著衣服就踏進淋浴區好嗎!我還在洗澡小勝你——嗚?!」

來不及崩潰完就被箝住手腕強行上抬。

「既然不科學,那,只能麻煩您為我解答疑惑了……」

逆光中,只看見爆豪眼瞳深處的灼灼紅光。
低低的耳語幾乎要讓整個浴室都跟著沸騰起來。

「女,神,大,人,喲。」

所以說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設定啊我不想因為這個play再洗一次澡了啊啊啊——!!!

可惜,直到最後,綠谷都沒有餘力,也沒有辦法把埋藏心底的瘋狂吐槽通通說出來。

當然,事後幫對方好好地洗了一次澡還順手換完燈泡的爆豪,根本沒讓綠谷有時間說清楚講明白。

不過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草率地END。=



所以為什麼我沒有花火的靈感或者加長禮車的靈感啊啊啊(崩潰

评论(2)
热度(32)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