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MHA女性向][勝出] 在WB上看到的推特梗

※腦洞警告,翻車現場XDD

※原梗:「媚♂藥♂雖然灌他喝也很好不過我也喜歡攻邊得意地展示給受看邊在他面前一飲而盡並且放話“想逃可要趁現在啊”」via:sakuagogo



「哪,給你的。」

『咚』一聲悶響,一個無論是造型或是內容物都顯得十分可疑的小瓶子被爆豪重重頓在桌上,嚇得綠谷出久跟桌面上的零散小物一同震了震。

「小、小勝?這是……?」
「喝。」

簡單粗暴。

視線在爆豪高深莫測的神情與小瓶子間來回震盪,綠谷選擇吞了吞口水:「那、那個,小勝,我,我可以……」

「你可以拒絕。」

「拒——誒?」

明明是如此簡單乾脆的回應,綠谷卻被嚇得不太好。

——等等?這麼輕而易舉就放過自己?
——不!這不小勝!
——難道眼前所見的是其他人偽裝成小勝的樣子?類似敵聯盟渡我的個性嗎!

「嘛,不過,正因為你的碎碎念,老子改變主意了。」

——呃?糟糕?該不會,剛剛的想法,都脫口而出了,吧?

顫巍巍看向爆豪的方向,那一臉燦爛的笑容卻帶著幾乎實體化的殺意。

「對、對不起!小勝!你聽我說——」
「其實啊,這東西,是、媚、藥、啊。」
所以你不喝是對的。

——這就是為什麼整個瓶身充滿了閃亮亮的愛心又帶著夢幻少女般的粉紅色嗎!

來不及吐槽這種到底是誰會喜歡的爛俗品味,那笑容已經轉為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了——

「你不喝,我喝。」

若剛剛只是毛骨悚然,現在無疑就是天雷滾滾的地步了。

「不不不不不小勝我不是我沒有所以——!!!」

綠谷只能看著幼馴染無比猙獰地咧開了嘴角。
當著自己的面,一仰頭,通通灌了下去。

——~~~~~?!!

大概是被說到做到以及不知死活的壯舉嚇到連尖叫聲都卡在喉頭,綠谷第一個反應不是逃開卻是衝上前拿小拳拳(?)捶上爆豪胸口——

「小、小勝大笨蛋!這種東西怎麼能隨便喝?!快、快吐出來!!!」

呿,不過就興♂奮♂劑,怕個屁。

意思意思讓綠谷替自己擔心一下,在對方眼淚嚇出來的前一秒單手握住了作亂的雙腕高舉過頭,狠狠抵上了牆。

「痛……!」

不知是不是錯覺,當爆豪遊刃有餘地以手背蹭過嘴角,有一瞬間綠谷以為自己看見了一頭闖出閘門的淺金色獵豹:更加危險,卻同時具備更加致命的吸引力。

看著那不爭氣紅起來的雀斑臉,爆豪笑了。
Villian般酷炫狂霸跩的邪惡笑容。

他傾身湊近腦內警鈴大作的綠谷,朝著發紅的耳邊,近乎氣音的暗啞低語:

「想逃可要趁現在啊……廢久。」

不過,逃不掉的。
也不會讓你逃走的。
沒把你幹到腰殘腿軟之前,想都別想。

「——不!我不會逃!」
我、我不能放著小勝不管——

吃驚地拉開些許距離,四目相對。
血紅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一瞬。


……該說萬萬沒想到,還是早就料到?永不屈服的火焰仍在那對盈滿淚水的眼瞳中頑強燃燒著。

正所謂「不作死的幼馴染不是好廢久」。
總在奇妙的地方逞英雄的混蛋書呆子,總是跟自己過不去。
也跟廢久自己總被幹得開花的屁股過不去。

看看那傢伙——疑惑,惶恐又擔憂,明明欲言又止卻不願退縮的模樣——

一切的一切都讓爆豪勝己滿身是火。
狠狠把廢久往死裡幹的欲火。

漸增的熱度讓爆豪斂起笑意。
平時深深潛藏的兇殘欲望再也無法抑止。
單手扯鬆了領帶,瞇起的眼眸染上了深沉的欲望。


「……知道自己在玩火吧,混蛋廢久。」

到現在都還想裝好人?
不要逼我。

「你自找的。」

領帶捆上手腕的同時,狠狠往耳垂咬了下去。


 
END?

评论(21)
热度(104)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