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舞動青春女性向][仙多][原著雷,動畫觀賞者慎入]


Title:欺負喜歡的人是小學生才會做的行為才怪。



【WARNING!】

※標題太長擺不下只好先PO警示標語(X
※先聲明其實BG組們也各種可愛。
※就是我自己忍不住ry
※好不容易憋出的腦洞,沒想到兩千多字(。)
※來自單行本第二集第六話的捏他……雖說東立似乎翻譯經常有誤但這裡的翻譯我很可以。(^Q^)
※如果上述都可以接受的話……!(被揍)


欺負喜歡的人是小學生才會做的行為……才怪。

***

「多多良!如果你真的被仙石欺負太多次的話、不要客氣、儘管說出來!」
「誒?」

一向溫柔的珠紀姐竟然冒出平時沒有的肅殺之氣,使小笠原舞蹈教室的人都嚇了一跳。

「諸如『開苞』之類的玩笑騷擾、乃至肢體的不當接觸,由珠紀姐代替月亮懲罰——」

等等珠紀姐您平時的畫風不是這樣的!

「那個!仙石哥沒有做什麼騷擾也沒有欺負我所以珠紀姐真的完全沒問題的!」
「不!多多良太單純了,那跟『小學生欺負喜歡的人』的方式幾乎沒兩樣啊!」
「誒?什麼?也也也也不是這麼說吧我我我我只是覺得——」

為了自己而氣憤填膺的珠紀姐實在太有魄力,嚇得多多良花容失色(?)、結結巴巴為自己的指導者辯護,絲毫不去懷疑被欺負的可能性。
與此同時,一旁的番場投去各種悲憫的眼神,而久保已開始打賭多多良在小笠原舞蹈教室待滿一年的機率……

至於後腦才被K過一記的當事人、萬惡的來源、一切的開端,仙石要,漫不經心翻過一頁雜誌——同時豎直了耳朵。

深知自己從來不是個高尚的人——開黃腔調戲人強迫推銷樣樣來——可以說,除卻舞技就是個流氓。

然而,即使是他,也有想知道的時候。

……想知道那個傻傻被自己騙來、受國標舞吸引後、耿直又可愛的小傢伙,真正的想法。

畢竟只靠英雄救美(?)的人情債(???)就能讓多多良點燃對舞蹈的熱情……嘛,怎麼想都不科學啊。

只是,流氓如他,也沒料到接下來面對的是多多良堪稱爆炸性的發言:

「因、因為!看完仙石哥的影片、領略了標準舞的魅力!所以、目前、我、最憧憬的——」

連他都不禁為之詫異抬頭的告白。
只從側臉也能看見對方發紅的耳根,以及澄澈堅定,盈滿了真誠的棕色瞳眸。

『啊,是認真的啊。』
by 教室內大家的心之聲

耳根發燒臉上發熱的多多良是真的這麼覺得。

——也許指導方式不太正規,但能讓家境不太好的自己上課是不爭的事實,不然怎麼有幸遇見花崗同學、兵藤同學、甚至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呢?

——甚至,沒有遇到仙石哥的話,終其一生,可能就沒辦法找到自己真正灌注熱情的事業了。

「呃,那個,總而言之,真的說起來,還要感謝仙石哥當初將我帶到教室……——誒誒誒仙石哥?!」

身體一輕。

「知道了知道了,今天就先練到這,換完衣服後用最快的速度抵達門口——給你五分鐘。」
「是——咿咿咿咿咿!!!」

伴隨著後知後覺的慘叫聲,來不及掙扎的多多良就這麼被仙石一手拎起後領扔進了更衣室。

「好輕啊,到底有沒有吃飯……嗯?」

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拍了拍雙手,注意到眾人目瞪口呆、近乎逼問的各種瞪視,仙石仍是那種『沒什麼大不了就是有點小困擾』的淡定神情……像是完全沒意識到方才的霸道之舉究竟多麼『不仙石』又多麼反常一樣。

「仙石、你————?!」
還拎人家後頸!果然是欺負他嗎?!

「好啦好啦,別以為剛剛說壞話我都耳聾啊,珠紀。放心,不會扣你薪水的——此外,我可不是欺負喜歡的人的小學生,更不是壞人啊。」
呦西,走了走了,吃晚餐吃晚餐……

面對仙石瀟灑離去的背影,眾人沉默了。
是啊,不是壞人,就只是個流氓而已。

***

「那,那個?仙石哥?」
「嗯?」
「為什麼,突然……」
「體重太輕了,多吃一點。」
趁生長期間看看能不能再長高吧。

——所以就硬塞一頂安全帽逼我上車將我拉來吃豬排丼飯嗎!!!

「哈哈,放心,我請客。」

將表情誤會為沒錢的驚恐,彎腰湊近並開始蹂躪起那頭亂翹短髮的仙石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那怎麼好意思!」
「區區豬排丼還請得起,別怕。」

完全忘記是被仙石半強迫拐來吃晚餐的多多良雙頰一紅……卻不只是為了阮囊羞澀的緣故。

——知道仙石哥很帥,卻不知道是『連男性都會看呆』的帥氣存在啊……像現在表示『無須掛懷』的揮手也是,一舉一動都能牽動目光。

——真不愧是專業舞者……

「……所以,會覺得被欺負嗎?被我?」
珠紀也真是,明明就練舞日常的良好溝通,卻像是我這個大壞蛋喜歡欺凌小動物一樣。

——怎麼突然換這個話題!果然不該分心……!

回神後差點噴出飯來。
仙石倒是饒有興致地觀察多多良滿眼淚花一秒臉紅(嗆的),殊不知後者已被這隨口問出的QA嚇出一身冷汗:「不不不不不、您不是、您沒有!雖然——」」
「嗯?雖然?」
一瞥見對方揚起的眉毛結巴就更嚴重了。
「——雖雖雖然很驚訝但但但但是受寵若驚的那一種!」
「非常好。回答『有』的話多多良同學就得付兩人份的帳單了。」喏,多吃點,選手的體格與肌肉也是舞姿優美的關鍵啊。

——前言收回!帥歸帥,可是『這種時候』為何氣場格外驚心動魄啊啊啊!

心裡苦卻沒地方說的多多良選擇將豬排飯與苦水一同嚥下。
唯有吃才能平撫受到驚嚇的心情!

……比起幼犬,此刻更像提前享用儲備糧食的松鼠——那塞得鼓鼓的雙頰怎麼看都可愛炸了。

早已完食的仙石幾乎是以一種滿足的目光看著埋頭苦吃的多多良。

……糟糕,該不會真的欺負人欺負上癮了吧?

「呣?」(嗯?)

後者仍然鼓著雙頰,但回應視線似地自喉頭發出含混的回答,大眼睛也投來了單純的疑惑。

「慢慢來,別浪費糧食——看,都沾到了。」

露出一抹謎樣的笑意,多多良眼睜睜看著仙石向自己傾身,拈起那粒沾黏於嘴角的飯粒,就這麼送入口中。

「嗯,味道不錯。」

嗚哇、這是什麼恣意妄為又遊刃有餘的笑容!
還有舔舐指尖後的饜足表情!
加上高深莫測饒有深意的那句話……
總覺得今天格外可能心臟病發啊?!

這對心臟不好,真的不好。

「仙仙仙仙石哥那那那個您的意思是——」
「我沒有什麼意思。」倒是你,臉更紅了。

爽快俐落的秒答。
但,是錯覺嗎?總覺得似乎參雜了一絲笑意?

「那那那請請請別捉弄我了——」
「嘛,捉弄與否,都取決於你的反應囉。」
「什什什什麼意思——」
「就是說。」

在心臟鼓動得愈發大力的時刻,那張帥得過分的臉偏偏又直逼眼前。

低沉喑啞的成熟男性嗓音直接附上了耳邊:

「搞不好……我真的蠻喜歡欺負你的。」

——?!!

「哈哈哈開玩笑啦開玩笑!這種話我早就想……誒?等等?多多良?豬排飯還有四分之一碗喔?沒事吧?喂?」

——珠紀姐,您是對的。
——不是小學生才會欺負人!絕對不是!
——原以為『仙石哥不會跟小學生一樣幼稚』的我還是太天真了啊啊啊啊啊……!

富士田多多良,卒。

至今仍未搞懂那晚仙石哥的戲言。
除了『仙石哥確實愛欺負人』這點。

也因此,昏厥前錯失了細不可聞的那一句。

「……不喜歡的話,也不會欺負你了啊。」

害得一個成年人都變得像小學生了,難道不用為此負責嗎?
傻瓜。





END。

评论(31)
热度(71)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