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月龍

立月山風影殘龍,龍吟不復煙雨濛。天地逆旅應猶在,徒留今人入景中。//CP:承郎惜花意,花亦解郎情。

*久違的段子(つд⊂)
*雖然愚人節過很久了但總算把這篇生了出來TAT
(而且想說最近看了太多吃的應該也要回饋社會...)
*感謝 @rex森 靈感提供!
*作者通常運轉所以不明所以or老梗之處請見諒QWQQQ
*波波always承花兩人感情的催化劑不解釋(*´艸`*) 
*您的回饋是我最大的榮幸w



[承花]只是玩笑......才怪!


哈哈哈這只是愚人節玩笑、一定只是愚人節玩笑吧……
跟那些「誰讓我過愚人節我就讓你過清明節」的玩笑、一樣、對吧……

 

簡單一小張黃色便條紙被花京院的手汗浸得有點溼,捏住的地方完全凹了下去,只差沒整張紙皺起來。

上面就四個字。

 

「我喜歡你」

 

但重點是那個幾乎讓心臟從口中跳出的署名。

 

「空条承太郎」

 

 

……結果一整天都不敢跟他說話!
你是跟異性說話就臉紅的女子高中生嗎!!!
(話說回來現在真的還有那種女性存在嗎……)

 

習慣性吐槽完才想起重點:那些不自然的舉動……

Ex. 完全不敢看向承太郎、眼神一旦對上一秒轉移視線、原本下課一起聊天中午一起吃飯今天鈴聲一響拔腿就跑……

 

苦著一張臉,花京院典明只感到自己「要多心虛就有多心虛」……

簡言之:「孬」。

 

明知堂堂男子漢,一直逃避下去、也、也……!

 

「碰!」地一拳砸向桌面,上頭的文具們也跟著跳了跳。

……可惡!就算不是辦法現在也無法思考啊!

 

「那傢伙……那傢伙……!」

……挑這一天到底是什麼意思!幾個意思啊混帳!!!

 

書包砰的一聲摔在桌邊。

刷地拉開椅子一秒坐下,刷地一聲秒撕計算紙,隨手抓起一隻(倒楣的)
綠色原子筆就開始喀噠喀噠喀噠地振筆疾書。

一副洩憤的模樣。

 

「致 敬愛的空条君:」

 

 

寫了又揉,揉了又撕。

揉了又寫,寫了又撕。

 

一轉眼,一小時過去了。

太陽早已褪成只剩一口氣的殘紅,天色也不復昏黃。

取而代之的鑲邊自血色漸染成藍。

 

花京院的座位旁產生若干顆被隨手拋下形狀不一大小不等的白色紙球。

 

但他還在寫。

精確而言,尚處於寫寫劃劃塗塗改改的鬼打牆狀態。

更該死的是,跟承太郎有關的那些東西,回憶也好,什麼都好,

怎麼寫都寫不完。

像「空条承太郎的青春就是與花京院典明一同度過的青春」一樣。

 

……來,來個誰都好……

……誰來告訴我一下,為什麼,會這樣……?

 

喀噠。

 

原子筆自手中落下。

自那隻無力再將原子筆握緊的、自桌面滑落的右手。

 

啊啊。

這種說不清講不明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

 

猛然抬頭。

連視野亦隨著思緒越來越清晰透明──

 

……原來,原來我──

 

「喂,花京院。」

 

時間猛然恢復流動。

從座位上跌下──原本會這樣的。

幸好某人的青色替身比法皇的反應更快一步。

 

「承承承太郎你你你嚇到我了怎麼了嗎哈哈哈……──」

被扶正的花京院被一驚一詫到連話都不太會講了。

 

以一貫的面癱臉居高臨下,

承太郎‧整死人不償命斯基,輕鬆地聳了聳肩。

「兩件事忘了告訴你,

一件很不幸,一件更不幸……」

 

那麼、要聽哪件?

 

 

隔天。

 

「只是玩笑而已!昨天除了把紙條塞進你鞋櫃又跟承太郎說『花京院說他喜歡你』以外什麼都沒做!!!所以花京院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唔噗!」

 

「放心吧,我原諒你──這只是代替言歸於好的握手罷了。」

『自首無罪』?Too Young Too Simple啊波波……
認真半天發現差點做白工的感覺你知道嗎馬鹿野郎!

 

摀著鼻,波隆納列夫眼淚又落了下來──
真的,正中鼻樑的肘擊,痛CRY了都。

即便自首仍未能倖免於花京院典明公私分明(HUH?)的鐵肘制裁,原先就內牛滿面的臉此刻愈發涕泗縱橫。

 

「更何況你承認了『自己就是愚人節當天的罪魁禍首』──」

「但承太郎發現是愚人節玩笑也沒動手啊!」

你這個倫(人)不怕偶(我)小小的玻璃心就這樣碎了嗎!

像這樣!『乓鏘』!

 

對方慘兮兮又充滿鼻音的反應足以讓花京院感到大獲全勝──

他卻愣了。

 

「等等、承、承太郎他──」

「跟平常一樣壓低帽沿咕噥幾句然後轉身就走了啊!連碴都沒找啊哪像你──咕啊!」

 

『砰』一聲,波隆納列夫再次遭受顏面攻擊。

 

「……天啊……」

 

突破盲點般,下意識出手的花京院不可置信地低語。

接著,在波隆納列夫「夠了你為什麼要讓我在愚人節隔天才過清明節啊我去找阿布德爾桑了啊啊啊啊」鬼哭神號奔奪門而逃之後──

 

「只是玩笑…………才怪!」

 

滿面通紅。

 

 

「很不幸地,紙條是波隆納列夫那傢伙寫的。」

 

更不幸地是……

 

「他寫對了。」

吻上之前,承太郎如是說。

 

 

 

 

 

 

END。


评论
热度(18)

© 立月龍 / Powered by LOFTER